三修族约十八条(1684年)
作者(编辑):先夙 | 时间: 2018-04-21 21:02

 三修族约十八条

损益康熙甲子原文(公元1684年)


族约引


古者民多向善,非独其性善也,以教之者备也。今者民多不善,非皆性不善也,以教之者未备也。古之比闾族党,以次相联,守望保恤,老死而不可解;而又三老坐于里门,出入必诏以事,察其奇邪(衺)而纳之,刑宪何持之密也,虽欲不善其可得乎?予慨然久矣,而未暇一一为族人告也。迩者会辑族谱职事于祠,爰取人情甚便者,立族约十八条,自纲常名教以至耕桑作息,巨细毕举,言既简直易晓,实皆包括无余。嗣后每岁冬祀先一日,设案中堂(如奉祖先之命),择声音洪亮者侧立案傍,明白宣布,长幼分班拱听。庻几惩(懲)劝有素,免于戮辱,共为善良,则古道之复自吾族矣。


(01)一、联族众

本族居处远近不齐,势难相及。今约各房,量人多寡,推立房长。俱要班行稍尊,立心公平,行事端谨,及知法度、晓人情者。如尊行无人,仍于卑行推举。不得取具名目,有乖族议。每年冬祀外,春、夏、秋各一日,因便结会。为房长者,务将先人遗训,随时诵说,使子弟熟闻,共相遵守,以为盛世良民。其各房内所犯情事,有当处置,各依轻重劝解,务使两平,毋得偏狥,酿人亊端。如其不从,然后合各房长公断。又不从,方许控。上如事在得已,须各房长公处。若恃强违众、欺骗孤弱、及伤风化重情,各房长持约条,呈官究治,毋玷清门。


(02)一、尊祠宇

祠堂为祖考神灵所依,不可亵狎疏旷。修理垣屋,增置噐具。凡以事入祠者,须向上三揖,然后即事。除子弟读书外,並不许借异姓居住。其祭祀诸条,祀仪记载已详,宜一一遵守。凡为绅袊,非有大故,俱当助祭;即有三年丧卒,哭后亦墨哀行事,只勿于燕,别食于室内,违者有罚。其侵欺祭田、祭租,俱属不孝,会各房长惩治外,永不许入祠,以为后戒。


(03)一、守坟墓

祖考愿有子孙者,将以保遗骸传永久也。湖南风俗酷信风水,以至盗葬,侵谋争斗、祸败相踵不改。今后族中各房,但有祔葬,须各依昭穆,不许逆犯尊辈。如不行知,会通族亲房人等,俱以盗葬论,除拟重惩外,仍行改正。其有异姓倚势强占或侵犯至界,本房当共出力扶持,务要理明,不失旧业。如势不能敌,许赴祠堂陈诉,各房协力扶持。万一家力贫乏,亦须量行帮助。却不得藉此妄起争端,贾祸致败,违者各房及本房互相纠察责治。如有私将祖坟盗卖及占骗坟山之类,得罪祖考,本房及各房拿赴祠堂,重议责罚,并令出族。


(04)一、重谱牒

谱牒记载祖考名氏,行事数十年始一更新,其成至难。同族子孙分守其责至重,祠墓之后未有要於此者。诚恐他族假借门第,致使不肖子孙,遂有盗卖之病。今与各房约每年祀日,俱各携谱牒入祠,一一查点。如有损坏别故,即时议责,轻则易人掌守,重则除名出祠。至谱后所生子弟名字,须避上世,不得重复。今以四十字为准,每代轮取一字为正,庻无乖错,以便稽查。详具末简。


(05)一、叙伦理

人生节性检身,不流于放肆者,以有礼义豫制也。礼义莫严于名分,名分踰越,无所不至矣。今后长幼拜揖必恭,称谓必明。叔侄兄弟坐次,必分尊卑。如言语抵触尊长,以亲疏为等,轻则命跪,重则责罚。其有甚于此者,当合各房会议重惩。彼受侮尊长,亦不得遽出告帖,播扬是非,多请外姓,倚藉声势。违者会各房一例议治。


(06)一、正闺门

闺门之内,风化攸始世俗。娶妇门阀不称固属可鄙,其有门阀虽善,赋性不良,凶傲不敬舅姑,妒忌或妨子嗣,不事妇职,与夫噪(譟)攘,以至淫僻乱家者,轻则当堂戒饬,重则告祠屏出。其或私溺子女,并坐罪其夫。


(07)一、端蒙养

自古贤肖未有不由教养而成者。故子弟幼小,耳目习染,易污难变,须在孩提未成童时,一言一动俱要检束,不许放旷,此实保家扶持门户第一事。世俗不知,怜其稚(穉)弱,从其所欲,不加禁戒,长大不肯延师,择友任其误结党类,以致放僻骄淫,甚则为奸作盗,无所不至。今后吾族各父母,每年节省使用,必延端方博闻之士为子弟师。其幼小不任读书者,亦须时加约束,不令佻达家中。不可蓄买博陆词曲,无故不得搬演戏文,征(徵)逐酒食,有一于此,皆非贻谋之善。为父兄者其谨识之。


(08)一、勤职业

人生天地间,未有不自食其力者。故四民之业,各有所托,皆足以自给,舍是即为“蠹食之民”,王法所必禁也,士固以道德相先矣。古之圣贤往往出于耕、稼、鱼、盐,盖材力虽有不同,而自养自奉,士民固无间也。族中读书者,父兄不得吝惜束脩,便图小不利及俟其成材,即令经营衣食。若其资质果下,须求农、工、商贾生业,不可游手坐食。至为胥、为隶、为牙侩、为优戏,甚玷宗风,不许冒入此途,违者黜其名氏,不齿于族,不准入祠。有能顿改,即行嘉奖,不在此例。其读书为绅袊者,不许出入衙门,有玷行止,违者不得入祠助祭。


(09)一、崇节俭

邵阳本瘠土之邑,中乡为地无厚产,非俭约自持,决不能久。欲守俭约,当戒二事:第一戒健讼;第二戒虚文。寻常一鱼一菜不肯自用,及至尚气争竞,鬻产不悔。寻常一丝一毫不肯与人,至于娶妇嫁女,多至揭债。其治丧也,薄于殓具而侈开吊,忽于治葬而厚赠客。若夫延新婿(壻)、请贵宾、许愿祈福,费辄数十金,未有相嗤笑者,此实恶俗,极可悲悯。如冠婚或先期告祠,遣人遍告族人,随力置酒;力不能办,不得勉强。其吊丧,近者一茶,远者蔬食,但令不饥,不许开厨设供。须从贤智者,力加节省,为族人倡。即有席丰履厚者,宜推恩宗族,勿侈宴乐纵。有大宾亦须清简,勿令愚人仿效。违者虽家道殷盛,俱当诣门议罚不恕。


(10)一、睦姻(婣)邻

亲戚邻里,往来出入,彼此友爱,方有今日。使人人戕贼,其能相守以久乎?今后族人务皆以礼自处。一应庆吊救恤,宜先勿后,宜厚勿薄。其有眦睚之怨,嫌隙之私者,大抵起于争利。惟山林各守疆界,水利各立限期,田地勿至侵越。事事如此,则自处以礼,人决无非礼之加。若他人以此三者非礼相加,或出过误,或出疑似,须请人从容理论。勿出恶言伤情,勿行凶狈伤人。各房豫行戒止,临事调停,庻全亲睦之道。若族中有多伙拐抢,倚势侵占诸件,除各房公处,祠中仍行议罚,甚则送官究治。此乃保族之道,非止免于得罪姻邻而已。


(11)一、供赋役

有田出租,有子出役,庻人奉上之道,当然不待官府呼召者也。今世流弊,务相欺蔽,或影射钱粮,或延缓时日,甚则诡寄飞洒,贻累子孙,其不免刑宪宜哉!今后凡管人粮者,勿肆贪饕而凌虐;其自已有粮者,勿恃奸颃而抗拒。先期办纳可免追呼。如以赋役拖欠负累者,非朝廷良民,即非祖宗后人也。必不许入祠助祭。


(12)一、严守望

民贫盗起,易于为乱;吾族散处,守望尤艰。今幸官府通行,许乡村自为练团,纠察匪类。今后族人设有不虞,共相救援,又须一房纠察一房。其子弟出入必加细察,若有踪迹不明者,密行防范,不许纵容。如不悛改及有实迹可据者,轻则责罚,重则出族。


(13)一、广仁慈

有无相济,人有同情;借贷加息,律有明例。然计算者喜其坐困,深刻者利其积累,不思借贷者非宗族、则邻里。积累至于坐困,以一得十,不加宽恕,势致鬻产卖屋不止,岂是贻子孙久远之福哉!今后族人凡借贷务从忠厚宽恤,利毋过取。设刻算强逼,其酿祸更不可测,宜谨戒之。


(14)一、止诬讼

健讼败家,前已立戒。但恶俗有假人命图赖者;有恃强凌弱占骗者;有假立契书关约给人者。今后如有此等,共与平之。不服则合各房直之。又不听则拿赴祠堂,重行责罚。甚则送官惩治。但不得倚众作威,互党相蔽。


(15)一、御群小

凡族中义男,亦必遵奉约束,不得凌长犯上,实防微杜渐之意也。今后族中主仆之分必明,即疏房长上,亦必令循主仆之分,不许触犯,有伤族谊。违者先罚其主,而后惩其仆。


(16)一、禁邪巫

楚俗向鬼,自古为然。妇女识见庸下,尤喜媚神邀福。不知人家之败未有不由此者。盖鬼道胜、人道衰,理固然也。又况禁止师巫邪术,律有明条,敢故违耶?今后吾族当痛戒之。至僧道诸辈,切勿令不时到门,非但远异教,实以远后虑也。违者当叱而戒止之。


(17)一、兴礼教

自“联族众”以下,十有六事皆教人以守礼也。然非身为之倡,固未能使一族一家之中,转相仿效(倣傚),改其素履而礼教之勃兴也。是在为族长、家长者,以礼自治,则教于一家而一家兴焉,教于一族而一族兴焉。子弟之率克谨,皆自吾身作其则也。愿与族人勉之。


(18)一、明正学

    《六经》所载莫非此学。末世以来,但指科举为儒学之正,更不知身为何物,此正学之所以不明也。吾族幸家诵而户弦(絃)矣,岂无志期远大、不屑屑于俗儒之所为者。是必端其心术,谨其步趋,凡《六经》所载,非特能言之,而实身能践之。此岂非祖考之贤裔,不假势位而垂范奕世者乎!故终以此为十八(原文:十六)事造端责实之要,窃于吾族有厚望焉。



上一篇:三修族劝四条(1684年)
下一篇:二修族规十条(1444年)
我 要 评 论(限300字):

还可以输入300个字符!

姓名或联系方式:
请输入算式结果:     2 + 5 = *
版权、站主: 罗永红(庆烨)
QQ:75510227;微信:luobohei
总访问数:472603
罗氏通谱网
罗氏家园网
公田罗氏网